<address id="xjzfp"></address>

          <address id="xjzfp"><dfn id="xjzfp"></dfn></address>

            back

            “造車如藝”的踐行者——馬自達設計師群訪

            原創 2020-10-12 15:28
            易車編輯
            易車新聞編輯

            易車訊 在2020北京國際車展中,我有幸接受馬自達(中國)的邀請,對馬自達設計本部副部長 中山 采訪,下面是采訪內容。

            馬自達設計本部副部長 中山 雅


            問:我覺得這些年馬自達在設計層面取得了非常多的成就,馬自達有一個造車如藝的理念,對于這個理念中山雅先生是如何理解的?

            中山雅:其實造車如藝這個命題是我們日常設計工作中一定要去考慮的一個問題。

            按照字面理解,造車猶如藝術一樣,藝術本身有兩點表現:

            1、純粹的,更多的藝術表現力,展現藝術的創造性。

            2、有藝術品的含義在其中。像造車如藝,其實車輛應該像藝術品一樣的被設計和制造出來。也就是說,我的車輛,比方說在各種美術館、博物館放的時候,你會有參觀藝術館的感覺,馬自達車輛在任何一個美術館進行展覽的時候,你都不會有任何違和感,你會覺得這就是一個藝術品的展示,這個是我們在設計的時候都需要考量的。

            還有一點,其實不僅限于這種美術這種格調性的東西,其實我們打造的也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梢钥吹?,馬自達即便作為一種藝術品也需要能夠融入生活場景,而且在生活場景當中可以進行升華,這個是我們獨有的藝術表現。還有一點就是說,因為大家知道藝術品本身是一種非常感性,能夠讓人的心靈得到滿足的美學鑒賞事物,我們認為車輛不僅僅是一種工具,通過車輛同樣能夠給駕駛員和乘車人帶來更多心靈上的滿足,這一點也是我們馬自達在造車理念上堅持的一點。


            問:設計師需要尋找靈感才能去創造更多好的東西,那么您是如何去在生活中尋找設計靈感的呢?

            中山雅:首先大家可能對于設計師都會有這種理解,設計師會去各種地方尋找設計靈感。作為一個設計師大部分的時間都會考慮如何產出與眾不同的設計。那如果只是過很日常的生活,很難去產生出各種創新性的想法。

            可能每個人的做法都不太一樣,有的人在思考的時間上跟別人進行區分,比方說有的人比較集中思考的時間是在下午,有的人通過各種場地的變化來給自己帶來靈感。我個人的做法,其實是在做一些比較有意思的嘗試。且不論是否從資本運作的角度,兩件事物是否有辦法進行融合的,我盡可能通過這種對立的立場,嘗試魚和熊掌能夠兼得。這種思考是我平時在設計的時候考慮比較多的,但也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

            首先,我先不去考慮這些是不是有可行性,比方說行還是不行,而是先做一個目標,說我第一個目標做到什么位置,然后再去考慮真正去實現目標,期間會做很多種的創新性的嘗試。比方說概念創新之后,能夠逐步向目標靠近,最終讓對立性的東西形成一種統一,這個是我在日常設計上會思考比較多的方向。還有一點,其實設計師是一個日常競爭非常激烈的行業,競爭可以產生愉悅感,能夠享受競爭壓力的人可能更適合做設計師。

            村上:作為女性,我比較感性的一點,因為作為設計師,如果你只跟其他設計師進行更多溝通的話,其實是沒有辦法拓展你的寬度和廣度。平常我會很有意識性的去跟各種各樣的職業人交朋友,更多的去交流,比方說醫生,跟醫生交流的時候,醫生的思維跟設計師就不太一樣。比如說和一些非常職業性的工作人員日常交流,通過這種交流可以帶來很多不一樣的觸動或者靈感。

            還有一點,我主要是做內飾和色彩設計領域的,平時自己在購物的時候,挑選衣服、裝飾品的時候,會主動去思考這些東西的設計原理,為什么這么設計,為什么會選用這種素材和材料進行這樣的設計,那這些在平時日常生活中的設計思維習慣也會帶來一些靈感。


            問:我想請問一下二位,平常最喜歡的馬自達車型是哪款?對于平時的設計過程會不會有一些影響?馬自達100年歷程當中,您認為哪些核心設計點始終沒有變化?

            中山雅:印象最深或者最感動的一款車是馬自達的Cosmo Sport,大家評價這款車的時候更多會說它是馬自達的全球首款搭載了雙轉子發動機(RE)的車型,其實他最令人感動的點并不僅僅在于此,大家能看到這款車在設計上也好,包括性能也好,都充滿了未來感。

            Cosmo Sport

            比方說,設計理念,大概在60年前的轉子發動機本身就是代表著一種夢幻,未來的一種狀態,這個車在當時的售價是將近200萬日幣左右,當時200萬日幣折合現在的價格將近400萬人民幣左右,其實是一種代表著時代最前衛的生活方式。能夠給人帶來非常明快的、令人愉悅的未來感車型設計,是那個時代的設計師賦予這款車的一個意義。

            我們在看到車的時候,我們感覺到不是說一種對歷史的懷念,而是說通過這款車始終會讓人感覺到對于未來的憧憬,這點是我對這款車印象最深的。

            同時,我們再介紹一下今天展出的100周年特別紀念款車型,他們基于60年前的R360 Coupe設計,也表達了對于經典復刻和致敬的態度,當我們把60年前的車型設計轉換成現在的設計語言進行重新設計的時候,這種傳承令人感動。

            村上:令我感動的一款車也許沒有那么老,但是馬自達近年最有名的一款車叫“RX-VISION”,2015年的一款概念車。因為在第一次看到這款車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學設計的大學生,但看完這款車之后,我就被這種設計完全打動了。就像剛剛所說,設計,包括藝術是一種讓人內心感覺更豐盈的一種東西,我從RX-VISION這款車上能夠完全感覺到。其實看到這款車之后我就決定加入馬自達,成為馬自達設計師,甚至設計這樣的車型。所以我進行入職面試的時候,向馬自達的首席設計負責人表達了自己很強的意愿,應該說RX-VISION這款車是改變了我人生的一臺非常重要的車型。

            RX-VISION

            同樣,我們再說回來,對于未來的展望和對過去的一種傳承,承載未來和過去的其實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馬自達的致力于豐盈人們內心的這種理念。比方說馬自達的R360 Coupe車型當時為很多人帶來了用車生活,讓他們的生活更加豐富,而馬自達現在提出了駕乘愉悅的概念。又如我們剛才說的造車如藝,也是以這種滿足人的心靈的感性訴求為主,所以我們為用戶帶來的這種滿足感版主馬自達在過去、現在、未來形成與粉絲之間的黏性。


             問:馬自達百年款是從歷史傳統里尋找基因,用在當下。主要是喚醒、換新兩個目的。但在中國市場上往往有一個現象,關于紀念款,比如寶馬有中國元素非常鮮明的紀念款,包括中國的自主品牌,像榮威在昨天也推出了一款和故宮景泰藍等相關東方傳統藝術相融合的汽車。所以,未來馬自達品牌有沒有引入這樣一種外向型的思路,來推出今后的紀念車型?

            中山雅:您這個問題特別好,馬自達至今為止也做過一些融合和合作創新的東西,并且從現在的設計大潮流來看,肯定會有一些通過混搭產生的更新的創新要素,這一點其實還是很重要的。

            同時,我也認為每一個品牌應該代表著每一個品牌自我的個性。比如大家都知道馬自達是一家日本企業,設計更偏東方的多元化設計,不能說是一個國家的代表,而是一個東方性審美的一種代表,這一點其實不只是馬自達,其它企業也一樣,像德國企業,有德國企業的審美代表,這是每個企業的個性,這種個性的尊重其實也是非常重要的。

            怎么把車型進行個性創造之后,又讓更多人產生共鳴呢?我覺得反而應該更多去強調個性化,比如大家只知道馬自達是一個日本品牌,但馬自達更應該強調它是日本廣島的一個獨立性企業,把代表廣島的設計元素更多融入進來的時候,反而能讓更多人產生更多更純粹的共鳴,這種原理是不是會更好,但這只是我的個人的思考,這方面在今后的設計思考中肯定也會更多地融入進去。


            問:現在中國新造車勢力比較喜歡講共創,就是讓網友來參與設計,日本設計師如何理解這種情況?覺得是否現實,還是只是說是一個營銷噱頭?

            中山雅:首先,共創活動我們覺得其實也是一種創新手法,比如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很多電器產品從質量上、創新上已經位于世界領先地位了,對于曾經是電器產品強國的日本來說,其實現在反而非常羨慕中國在這方面的創新。比如在某個領域非常優秀的企業形成共創活動的時候,會有一種更好的融合和結果產生。就這一點作為設計師來說,我們是完全不抵觸這種共創活動的。如果想產生一個好產品,必須形成大家的共鳴,更好的產品需要一群非常優秀的人在一起去做一件事,才能產生更好的結果。

            但一定也要注意還是要尊重自己的個性,不是說所有人都說這個好,那個好,你把它融合起來就是好的,不是這樣的,而是讓一群人保持個性的前提下形成更強烈的共鳴,這才是好的。

            點擊加載更多
            打開app 查看更多精彩
            微信
            朋友圈
            相關推薦
            加載更多
            公海彩船